Net-Works

带有净正面的社会、企业和环境影响的共融型企业

Danajon Bank 是什么? 环境

Danajon Bank 是什么?

作者 我们的特约博客写手 Michael Ready 是一名自然主义摄影师,也是 iLCP Fellow 。他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  | 

经过两天半的长途跋涉 – 在搭乘四架航班、一艘渡轮和两条带有舷外浮木的小艇之后,我到达了 Handumon,一个位于菲律宾 Jandayan Island 上的遥远村庄和实地观测站。

去年,International League of Conservation Photographers (插入链接 www.ilcp.com)与 Project Seahorse(插入链接 www.projectseahorse.org)和 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插入链接 www.zsl.org/conservation)联手,努力增强人们对一处特殊地点的了解。 四名水下摄影师 Claudio Contreras-Koob、Thomas Peschak、Luciano Candisani 和我分别从墨西哥、南非、巴西和美国启程,目的是记录世界上默默无名但却极为重要的一处地方 Danajon Bank。

当我刚开始得知 iLCP 有意派出考察队,记录 Danajon Bank 的情况时,我的反应与大多数人相同 – Danajon Bank 是什么?在全球大部分地方,甚至在菲律宾境内,人们对这一独特的生物学宝藏都知之甚少 – 但情况不应如此。

Danajon Bank(达-纳-洪)一座是非常罕见的双堡礁,位于菲律宾 Central Visayas 地区。 它绵延 97 英里,沿着 Bohol、Cebu、Leyte 和 Southern Leyte 等岛屿而行,是世界上仅有的六处双堡礁之一。 Danajon Bank 不仅具有非常罕见的地理构造,还被视为全球海洋生物最为多样化的地区之一以及 Pacific(太平洋)海洋生物的发源地。

作为 ILCP 摄影师,我们在那里不仅要记录下 Danajon Bank 的美丽和富饶,而且要反映出对这片具有生物敏感性并受到高度威胁的海景之破坏。

珊瑚礁、红树林和海草生物群落是至关重要的生物栖息地,但在全球日趋减少。 Danajon Bank 的情况也并不例外。它可能是这些系统之脆弱性和我们与之脆弱关系的最佳示例。 令人痛心的是,昔日富饶而充满生机的礁石如今大都已经湮灭,成了反映 Danajon 繁华之初的遗迹。 过度捕捞和破坏性捕鱼方法的广泛使用已经掏空了资源,严重影响了礁石,导致将近 200 个物种濒临消失。 这一广袤的生态系统以及借此安身立命的人们本来就面临着复杂的压力,而人类的侵占、人口增长、污染和气候变化又为此雪上加霜。

下水后,我立刻注意到鱼类的不见踪影。 相较于我过去在南部热带海洋见到的多姿多彩、生机勃勃的暗礁,Danajon 的礁石和礁湖中全无大型鱼类。其结果是礁鲨这类顶级掠食者也不再来这些不毛之地觅食。

爆破捕鱼,即使用爆炸物立即杀死海洋生物,在该地区有悠久的使用历史。 虽然这种方法十分危险并且违法,但人们暗地里还在继续使用,其毁灭性规模不减以往。 这种快速捕鱼方法和一网打尽的海底拖网作业已经彻底毁坏了 Danajon Bank 各处的礁石。事实上,不难发现已经死亡或濒临死亡的礁石 – 这些怪异的水中鬼城随处可见。 在这些水中鬼城中穿游,我就像是一名考古学家,在发现了早已湮灭的文明之悲伤而迷人的遗迹之后,想象着这片残迹当初的繁荣。

大约有一百万人依赖 Danajon 水域来获取食物和谋生。没有人比这些岛屿社区中的居民更加强烈地意识到鱼类资源的减少和大型鱼类的匮乏。 寥寥几条小鱼的微薄渔获 – 一整晚的工作成果 – 这在我们所探访的岛屿中是常见的现象。

这里的问题相当复杂,答案亦是如此。但是 Project Seahorse、ZSL 和其他各方的工作让我们有充分的理由重燃希望。令人瞩目的是,他们过去十年的工作导致在 Danajon Bank 岛屿地区建立起 34 个 Marine Protected Areas(海洋保护区,MPA)。

我们在这些 MPA 内潜水时感受到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 在受保护的边界内,生命似乎开始复苏。 有些情况下的对比简直令人惊愕,美丽的珊瑚比比皆是 – 一个具有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系统正在重建起来。 在一处名为 Bilangbilangan 的 MPA 内,看似无边无际的大片硬珊瑚覆盖了整个浅海底床。 潜入更深的海域,硕大的海扇(即柳珊瑚)和海绵浮现在海流中。 甚至是濒危的分支珊瑚 (Anacropora sp.) 都能被人们寻到复苏的踪迹,

虽然大型鱼类还很罕见,但这些生机勃勃的礁石是许多迷人的小型鱼类和无脊椎动物物种的栖息之所。 预料中的热带礁石栖息生物,如小丑鱼、鹦嘴鱼、扁鲨和濑鱼,以及蓝翅鳎目幼鱼  (Soleichthys heterorhinos) 和一群红鳍冠海龙 (Corythoichthys intestinalis)这样的惊喜发现,使得在 MPA 内的摄影成为一种极大的乐趣并且让我感受到无数种生命形式都曾起源于这片海域。

Danajon 地区的人们逐渐采用更具可持续性的捕鱼方法,并且还在寻求海草种植等渔业替代方法。 渔民现在还可以选择通过 Net-Works 收集废渔网来赚取额外收入, Net-Works 是 ZSL 与全球性块毯制造商 Interface 之间的合作计划。不幸的是这些废渔网数量巨大,如被遗弃在当地生物群落中,将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经过清理后,这些废渔网将被打包出口,回收升级,制成块状地毯。

随着此类计划的不懈努力以及 MPA 的不断增多和扩展,大型鱼类和鲨鱼或许终有一天会返回 Danajon 海域。

身临发展中地区会经常让我感慨,对于我们当中许多人来说,就连环保的念头也是日常生计之外的奢想,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情况是如此。 一些个人和团体正努力造福于依靠这片海域谋生的人们,我对他们深感谢意。 我还想起了我们共享的博爱和众多的共通之处。 Danajon Bank 诸岛上新朋友的仁慈和好客令我感到宾至如归,以致于我与他们共度了此行的最后一夜,欢快地参加他们的珍爱的消遣活动 – 视频卡拉OK。 那一晚我尽情高歌!

0意见

分享您的观点

Choose language

You appear to be viewing the website from within Japan.
Please select your language.

言語を選択

あなたは、日本国内から当ウェブサイトを閲覧しようとしてい ます。 表示する言語を選択してください。